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美国制造业回归及相关政策走向分析

时间: 2018-10-09 08:52 点击:
  在全球化不断发展的今天,美国特朗普上台执政带来的诸多变局将对世界各国产生巨大影响。
 
 
  美国新政府制定政策面临的形势
 
 
  尽管上一届美国政府做出了一系列努力,但短期内美国仍未摆脱经济增长停滞的阴影。奥巴马执政期间(2009年1月-2017年1月),把改革重点放在促进创新和振兴实体经济上,通过综合运用政治、军事、外交和金融手段形成服务于创新经济发展的组合支撑工具,使创新战略成为美国经济发展的核心战略。从加大关键领域的创新扶持力度、促进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的优先领域以及引领美国第三次创新创业浪潮等方面推进以科技创新引领的结构性改革。应该说,奥巴马围绕科技创新开展的结构性改革为美国经济复苏和向好增强了核心源动力和奠定了雄厚基础,但历史没有留给其充足的时间去继续实践。在其8年任期结束时,扩大的贫富差距、复杂的企业税赋政策、弱化的教育体系,以及党派政治僵局,使美国经济存在长期陷于增长停滞的巨大风险。统计数据显示,2009至2016年间,美国GDP年均增速在1.4%左右,奥巴马也成为美国现代史上首位任期内任何一年经济增速都没有超过3%的总统。
 
 
  特朗普将“使美国再次强大”的矛头指向了全球化和中国制造。制造业空心化和劳工阶层大量失业的现实,加之国内基础设施破败,使得美国制造业及其附属服务业工作机会大量流失,劳动生产率增速滑落到20世纪80年代水平。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广大劳工阶层的利益受损(平均小时工资和周薪甚至低于1973年)却被精英阶层忽视。在特朗普看来,美国之所以变得不再那么强大,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源于克林顿总统(任期1993年1月-2001年1月)以来历届政府的一系列错误政策,包括:(1)美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等国际贸易谈判中让步太多,未能充分保护本国制造业;(2)放任大量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争夺本国人的就业机会并拉低了工资水平;(3)在全球,推广“民主”意识形态而错误地发动多次消耗巨大的战争,并为盟国承担了太多国防支出,从而导致国内基础设施和民生工程投资不足。二是中国吸走了美国的制造业资本,而把美国从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上挤了下去。正是中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发展使中美经济之间更多地呈现出竞争性。
 
 
  “美国优先”是特朗普执政的基本哲学与政策核心,即以符合美国经济利益作为指导政策制定的首要标准。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核心原则,也是其最基本的执政哲学。在“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下,特朗普很可能会更有效地利用美国现有的国际地位,采取各种非常规手段改变各种游戏规则,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并促进经济增长。


    以上新闻内容由无锡泰源记者撰稿报道,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时时彩送38彩金平台无锡抛丸机无锡光饰机无锡研磨机领军企业。
在线客服
博聚网